小小的鱼🐠

我以为向往的生活是美好的,却不知其中也有虱子和跳蚤。

终觉有些错过了,就再难挽回。而后的思念也会越来越廉价,廉价到自己偶尔想起时,会产生自己是万世情种的错觉。

有什么资格去告诉他们现在的生活不好,我没有什么资格把教育附加更多的意义,而不是让他们感受到学习的乐趣。虽然他们不爱学习,但我们的取向好像错了。

一个大的组织成立以后,潜规则盛行。我们做事不仅要从正式规则入手,还要从潜规则入手。工会等本是藻饰太平的东西,不须拿上台面。然如今梦雨等慷慨陈词,竟不知如何评论。

上大某君讲这样事情
有一天,自己的儿子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后边有人想要闯红绿灯。因为孩子挡住了他的路,所以后边的人一边推搡一边辱骂这个孩子,说他傻。回家后,孩子非常伤心。某君发现了这个问题,经过两个小时温和的交谈,孩子终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出来。因为孩子在学校都是乖孩子,在家都是非常听爸妈的话,所以看到别人这样说自己傻,既伤心又不解。某君没有直面这个问题,还是跟孩子这样说:
小树苗都会有一些枝枝桠桠的,你要是不砍其可能将来只能做牙签,你如果砍掉,或许能成为参天大树。至于你砍或者不砍,在于你的选择。
某君的这个回答,耗费了他两天的思考时间。我深以为然,作文以记之。

早秋

昨个下了一场雨,今早空气中便弥漫着微微的凉意。醒来第一感觉便是竹席明天得撤掉,薄薄的毯子要让位给被子了。

楼下菜市依旧喧闹着,阿婆大神们在各个摊位前穿梭,在其中寻觅泥土气息最重的果蔬。但有中意,则快速入手。因为她们明白,赢得了早市,才能在厨房中最大程度展现自己的技艺。摊主似乎拿捏住了她们的心态,只愿意让出一两根葱,抹掉一点零头,而不愿意在价格上有丝毫让步。往来的车辆奈何不了讨价还价的人们,只得拼命摁喇叭,大约是等着城管赶紧过来。虽然每天不堪其扰,不过要是实在困倦了,我们也能在这吵闹中不管不顾地睡到七点钟。

北窗远眺,山风浸润而来,四周清凉如洗。云雾从远山滑落,到山脚就做丝丝的凉。伸手触摸这若有若无的风,渐渐沁出微微弱弱的细露。不过稍稍挥动一下,这些大山的气息便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或许是这秋太早,周遭仍花红柳绿。唯路边的银杏叶已微微泛黄,仿佛昭示着秋来的痕迹。

早秋/Keith

大院小记

行政大楼后有一处景观,颇为巧致。其整体是个勺形,外围是用砖石砌成的台沿儿。台沿儿不高,大抵只有三十厘米左右。里侧草木之下,是环绕一周的鱼池,里边只有鲤鱼和鲫鱼。大的有四十厘米,小的还只是鱼苗。虽说久在人境,可它们对人保持相当的警惕,一有声音传来便倏然间逃之夭夭。

勺形大端是有一棵高大的树,我不是植物学家,不晓得它叫什么名字。树下有些花草,不过不是很茂盛。勺形小端是一丛茂密的竹子,旁边则是假山。大概有些年头,假山的粘合处已经长满了青苔。偶尔一两只小鸟从里边蹦出来,吓了我一跳,也吓了它一跳。

在这里呆久了,也喜欢上这里。围着它正好可以走100步,不过数着数着也容易忘,忘了也无所谓,反正适意而已。